九玄书院
繁体版

第1335章 未来之事?

    夏以若静静地看着剑仙,等着剑仙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可以收雪儿为徒。”剑仙原本想让夏以若收姬染雪为义女的,但是,如今一来,姬染雪就完全和磊儿没有可能,到时候,姬染雪怕是会特别怨恨他,更可能会做出什么事情来,可是,如果收为徒弟的话,不管姬染雪以后再如何,夏以若也应该舍不得杀了她吧。

    夏以若微微一愣,看着剑仙的那双眸子闪烁着一丝异样的光芒,“剑仙不妨直说你的目的?”如果只是单纯的让她收徒,或许夏以若会答应,但是,剑仙明显带着一丝不一样的目的。

    剑仙就知道夏以若这么聪明的人,完全可以猜得到他的目的,亏得他还觉得能够瞒得过夏以若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希望不管以后雪儿做了什么,你们都可以饶她一命。”剑仙苦笑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夏以若眸子一眯,顿时想到无忧曾和她说过的话,剑仙也会占卜之术,只是和寒奕琰的方法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难道剑仙是算到了未来会发生的事情?

    “若她没有实际伤害到我们,我们并不会对她做什么。”夏以若回答道。

    剑仙似乎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,也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夏以若看着这般绝望的剑仙,又开口道:“只要不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,我可以放过她。”

    若是对别人,夏以若绝对不会让一个伤害自己或在意之人活着,但是,如果那个人是剑仙的女儿,她可以试着这么做,毕竟,剑仙对三个孩子也是有救命之恩,如果没有剑仙,她或许就失去三个孩子,然后日日活在痛苦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,夏以若也算是明白为什么磊儿和无忧会对姬染雪那样的态度,想来剑仙也是和他们说过这样的请求,只是,在他们那里得不到任何的肯定,所以剑仙才会来和她再说一遍。

    只是,未来的事情谁又说的准呢?

    剑仙这么做,其实并不是在帮姬染雪,而是在害姬染雪的,因为姬染雪现在所有的努力,都抵不过剑仙现在说的一句话,一个关于未来的猜想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因为剑仙头一次当父亲,又是半路接手的,所以才会处理不当吧。

    剑仙哪里知道自己这么做,完全就是在坑姬染雪,反正以后不管姬染雪变成什么模样,也绝对都有剑仙的一份功劳了。

    夏以若看着松了一口气的剑仙,然后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你觉得这样就是对雪儿最好的帮助吗?”

    剑仙微微一愣,“我能做的只有这些。”那就是保障姬染雪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其实,未来谁说得准呢?预言也不一定会成真。”夏以若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的话,剑仙可就是让姬染雪前进的步伐更加的艰难了。

    剑仙再次愣住了,他突然觉得,自己这么做,当真是对的吗?

    他是不是太过依赖这占卜之术了啊……

    夏以若在姬染雪回来的时候走了,而且,对于姬染雪的态度,也明显有了一些的变化。

    毕竟,没有一个人会对一个未来可能成为敌人的人而笑脸相迎,而导致这样的结果,都是因为剑仙那所谓的预言。

    姬染雪在感觉到夏以若的疏离,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,然后走到发愣的剑仙面前,有一些疑惑的问道:“爹,你刚才跟伯母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剑仙看着姬染雪有一些的愧疚,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姬染雪更加怀疑的看着剑仙。

    剑仙生怕隐藏不住自己的心事,连忙将桌上夏以若给他开的药方递给姬染雪说道:“你去药铺将药抓来。”

    姬染雪看着那药方,一脸惊喜的看向剑仙,“爹,你的身子是不是有的治了?”

    剑仙看着异常惊喜的姬染雪,不忍心打破她的欢喜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这就去抓药,伯母当真是天下第一神医。”姬染雪一边走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夏以若是来给她爹爹看病的啊,这么说的话,夏以若其实挺喜欢他们的,否则怎么会给她爹爹看病呢。

    至于刚才见到她得时候,为什么会是那样的一个深情,大概是因为刚替她爹爹看病,有一些的累着了吧。

    剑仙看着离开的姬染雪,也不知道自己刚才说的那个谎究竟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好在自己还是可以陪着姬染雪三年,三年后姬染雪也足够的成熟了,应该能够接受的了这一切吧。

    剑仙依旧坐在那里发呆,脑海依旧想着刚才夏以若说的话,自己这么提前的为姬染雪安排,当真好吗?

    剑仙沉重的叹了一口气,到底没忍住的又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而离开后的夏以若,正在那边想着剑仙说的事情,姬染雪以后会做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?

    可是,剑仙所预知的未来,这个未来就当真会发生吗?

    夏以若回去便和君衍沧说了今天发生的事情,君衍沧也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“嗯,你处理的很好,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事,都不能答应他。”谁知道姬染雪以后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,就算未来姬染雪不会做什么事情,那也绝对不可能现在就答应那莫名其妙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以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只是,我觉得这样对姬染雪挺不公平的。”夏以若又说道。

    毕竟剑仙这是在断姬染雪的路,哪怕他的出发点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公平不公平,只要你们都相安无事就好。”君衍沧揉了揉夏以若的头发说道。

    夏以若非常的享受,然后又靠在君衍沧的怀里说道:“等有空我再问问磊儿和无忧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衍沧大概能够猜到是怎么回事,无非就是姬染雪可能会伤害到盈儿,否则磊儿和无忧也不会那么的毅然决绝。

    “再有几天就要出发了,你可准备好了?”夏以若突然抬头看向君衍沧,说真的她这颗心一直是七上八下的,但是,却因为有君衍沧在身旁,才平静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衍沧那双黑色的眸子再一次闪现出睥睨天下之势,这是他收敛已久的气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