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玄书院
繁体版

第1419章 异样的寒雅瑾

    寒雅瑾感觉自己怎么看盈儿都不够,他就好像是中了盈儿的毒一样,哪怕只怕盈儿的心里并没有他,他也还是忍不住的着迷。

    突然,一声糯糯的声音从盈儿口中传出。

    “琰哥哥,盈儿还要。”话了,还吧唧了一下嘴巴,明显是吃什么东西吃的正想,还吃不饱的姿态。

    这语气,是寒雅瑾从不曾听过的,那般柔软,那般的甜腻,简直能够让人腻死其中。

    只是,寒雅瑾却没有丝毫觉得甜,有的只是苦涩。

    原来,她的小名叫盈儿,只是,这是他从不曾知道的。

    原来,她真的和寒奕琰有不平凡的关系,这也是他从不曾知道的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都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。

    一抹苦涩的笑容溢出,也惊醒了床上的人儿。

    盈儿瞬间抽出床头的匕首,架在寒雅瑾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鲜血从脖子上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盈儿愣愣的看着跟前来不及收回苦笑的寒雅瑾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情绪,而且,怎么完全都不躲的,差一点,她就抹了寒雅瑾的脖子!

    寒雅瑾一直是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,所以没想到会把盈儿给惊醒,更没想到盈儿的警惕心竟然会这么的强,刚才那动作几乎是一步到位,如果是其他人,怕是没法反应过来,当然,现在的他,也是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这里真的就让盈儿这么的紧张,这么的不安吗?

    竟然连睡觉都这样的不安稳。

    盈儿收了匕首,想要起身去点个灯,却不想,突然被一只手拉住了自己的手,那大手只是稍微一个用力,就将盈儿拽入寒雅瑾的怀中,而寒雅瑾的另一只手也握上盈儿的腰肢,如此的禁锢在他的怀里,让盈儿无法挣脱开来。

    “你做……”盈儿的话还没说完,寒雅瑾的脸就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感受到唇上的冰冷温度时,盈儿的大脑瞬间空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没睡醒,做梦了?

    就算这是梦,那这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梦!

    她对寒雅瑾根本就没有非分之想的好不好!

    寒雅瑾似乎也是不会做这种事情,所以,只是双唇这样紧紧贴着盈儿的双唇,那是一动不动的。

    可是,盈儿却是想要挣扎,以至于,这样挣扎的后果就是,她的嘴唇被自己牙齿磨的见血了。

    嘴巴中传来的疼痛,让盈儿终于可以确认,自己这并不是在做梦,特么她真的是被人亲了,还是被一个从来不会有感情的男人给亲了!

    盈儿怒不可遏,猛的推开了寒雅瑾,然后二话不说的就一巴掌扇在寒雅瑾的脸上,寒雅瑾的头偏了过去,那本就还在流血的脖子,因为盈儿的这暴击,鲜血直接是喷洒了出来,将盈儿那还来不及收回的手染了个通红。

    血腥味在屋内散开。

    盈儿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。

    透过月光,那双手的鲜红,是那般的刺眼。

    透过竹林清冷的墨竹味道,那双手的味道,是那般的刺鼻。

    终于,盈儿回过神来,淡漠的看着跟前的男人,声音冰冷刺骨,“放我走!”

    寒雅瑾明明知道盈儿会说怎样的话,可是偏偏还让盈儿说出来。

    寒雅瑾看着盈儿那双冷漠的双眸,一只大手捂住自己的脖子,将那脖子出的鲜血止住,他知道,盈儿会眼睁睁看着他血流而亡的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看着并不冷漠,实则心比谁都要狠,而这个狠,不只是对别人还对自己!

    盈儿只是淡淡的看着处理自己伤口的寒雅瑾,完全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她大概是明白过来了,这寒雅瑾真的想要囚禁她,至于理由,大概是因为喜欢她。

    喜欢,这个男人会懂什么是喜欢么,喜欢一个人就可以囚禁一个人么!

    盈儿越想越是生气,越想越是想要逃离这里,这个男人估摸着是一个寂寞太久,以至于心里有一些扭曲的吧。

    天知道刚才的寒雅瑾是有多么的可怕,简直和平日里的淡雅形象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和这样一个危险可怕的男人待在一起,她这是打又打不过,骂又骂不了的。

    如果寒雅瑾真的不愿意放她走,那她真的就只能冒死闯一闯那竹林的阵法!

    盈儿的双眸闪过一丝的狠绝之意。

    寒雅瑾并没有错过盈儿眼中的那一丝决绝之意,果然,让寒奕琰说对了。

    果然,今天不应该来这里的!

    寒雅瑾眸子微微闪烁,突然双手扣住盈儿的肩膀,盈儿没想到寒雅瑾竟然还是对她出手,不由的愤怒和失望,正想要对寒雅瑾出手的时候,突然感觉脑袋有一些的昏沉沉。

    “盈儿,看过来。”寒雅瑾的声音很好听,好听的让人沉醉。

    这真的很让人沉醉。

    盈儿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。

    不应该!

    有问题!

    寒雅瑾的眼睛和声音都有问题!

    她不能再看下去了!

    可是,盈儿不管怎么去控制自己,都没有办法让自己脱离寒雅瑾的视线。

    盈儿在心里不断的反抗,明明自己对催眠一类的东西,已经有了抵抗力,为什么现在还会被寒雅瑾给催眠!

    这只怕,不只是催眠这么简单的东西吧!

    盈儿很不甘心,她想要逃离这禁锢,可是不管怎么努力都没用。

    盈儿更觉得怨恨,她怨恨被寒雅瑾这样对待,她从来都讨厌别人掌控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今晚的事,忘了吧。”寒雅瑾看着如此挣扎抗拒的盈儿,有些心痛的开口。

    是的,他现在能做的事情只能是这样,让盈儿将一切都给忘了,让他们像以前那样继续相处下去吧!

    盈儿终于是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寒雅瑾松了一口气,打算将盈儿抱入怀中,却不想看到盈儿那双唇吐出三个无声的字眼,顿时间,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恨你!”

    竟然是这三个字眼。

    寒雅瑾苦笑了一声,他今晚果然做的很过分,竟然让这个小女人都恨上自己了啊。

    寒雅瑾终究没有再碰盈儿了,只是将盈儿放在床上,替她盖好了被子。

    然后看着床前的狼藉,寒雅瑾的双眸微微闪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盈儿的心很细,所以,只能是他来处理干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