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玄书院
繁体版

第1423章 寒奕琰来了

    寒雅瑾就这么的被迫打起来,只是,越打寒雅瑾越是皱眉,盈儿这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。

    盈儿竟然为了让自己的功力瞬间大升,将自己的内力压缩输出,而且还是压缩好几倍的那种,可是这样固然能够短时间内提升好几十倍的内力,但是,也会因为消耗过快,导致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躺在床上,而且还是那种眨个眼睛,呼个吸,丹田就会疼痛的那种躺在床上!

    这个女人为了离开,竟然这么的疯狂!

    当真,那么恨他,那么想要离开吗?

    “住手!”寒雅瑾不想继续打下去,打算让盈儿就这么离开,可是,盈儿像是没有听到一样,还越打越狠,她那双瞳孔早就被鲜红冲刺,显然她已经停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寒雅瑾眉头紧皱,不得已中只得出手,让盈儿过完三招,只是,寒雅瑾这完全是放水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第二招!”

    “第三招!”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声声音落下,盈儿口中猛的喷出一口鲜血,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寒雅瑾也不管那鲜血将他一身白衣喷洒的满是鲜血,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倒下去的盈儿。

    寒雅瑾看着怀中气息羸弱的盈儿,那双眸中满是心疼之意。

    “值得吗?”寒雅瑾轻抚盈儿的脸颊问道。

    “值……得!”盈儿的声音虽然虚弱,但是,却带着坚定和欢快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这般讨厌?”寒雅瑾又开口,那双眸子在跳跃着什么光。

    盈儿抿了抿双唇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如果说刚才她是恨寒雅瑾,那么现在她一点都不恨了,毕竟,她能够自由了。

    她做了这么多,不就是为了自由的那一刻么?

    半年多的囚禁,她真的受够了,也累了!

    寒雅瑾以为盈儿这是在恨他,顿时那双眸子中的幽光终于是渐渐的清明起来,那是愤怒,是不甘,是绝望,各种的情绪夹在一起,变得那般不受控制起来。

    盈儿心神一颤,她总觉得这双失控的眼睛,是那么的熟悉,熟悉的让盈儿下意识的想要逃离,她也确实在尝试着逃离,可是,她现在浑身无力,根本就动弹不得,更何况,还有寒雅瑾那力道过分强大的禁锢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!”寒雅瑾连着声音都失控了,盈儿的心里更加的害怕了,她怕寒雅瑾对她做什么不利的事情,她不想所有的一切,在这一刻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“寒雅瑾!”盈儿忍不住的叫道。

    可是,寒雅瑾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,紧紧抓着盈儿的手腕,已然将盈儿的手抓疼了。

    “痛!”盈儿吃痛的叫出声。

    寒雅瑾只是紧紧盯着盈儿,不让盈儿逃离他的禁锢,最后,竟然将头低了下来。

    盈儿瞳孔猛的一瞪,有什么东西似乎要一跃而出了。

    直到寒雅瑾那冰冷的双唇贴上她的双唇时,盈儿猛然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原来,那一天并不是一场梦,而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事,寒雅瑾竟然对她做这种事情!

    寒雅瑾竟然对她有感觉!

    不应该是这样的,不应该是这样的!

    盈儿在心里不断的否定这一点。

    可是,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,盈儿终究是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哪怕一个人漂流在外,哪怕是被人囚禁在此,哪怕是被各种冷落,盈儿都不曾哭泣,可是,这一刻盈儿却是哭泣了。

    寒雅瑾似乎感觉到了盈儿的伤心绝望,正想要放开盈儿的时候,突然一旦可怕的杀气袭来。

    寒雅瑾不得不抱着盈儿飞离此处。

    等再次回头的时候,那之前坐着的轮椅,已经是四分五裂了。

    “放开她!”寒奕琰全身嗜血的出现在众人面前,他那双眸子充满着鲜红之色,就如同被恶魔附身,想要将一切杀戮。

    寒奕琰的声音让陷入绝望的盈儿猛的清醒,顿时睁开双眸看向寒奕琰,那眼泪再次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“琰哥哥……”无声的呼唤却猛的敲击在寒奕琰的心头。

    寒奕琰那双瞳孔越发的鲜红,那双眸就如同死神的镰刀一样,无比的锋利可怕。

    盈儿此刻软绵绵的靠在寒雅瑾的怀里,她想要挣脱开寒雅瑾的怀抱,可是,却是怎么都挣脱不了。

    寒奕琰的眼睛始终盯着盈儿,并没有去注意寒雅瑾那双已经能够站立的双脚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寒奕琰看出是寒雅瑾不想放开盈儿,一个飞身就冲向寒雅瑾。

    寒雅瑾眉头一皱,一手抱着盈儿,一手和寒奕琰对战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两只手的寒雅瑾都输给寒奕琰,更何况是一只手的他,哪怕面对已经身受重伤的寒奕琰,也是力不从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所以,寒雅瑾没一会,就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可是,寒雅瑾依旧没有放开盈儿,似乎放开了盈儿,他就会后悔一样,所以他紧紧的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打了许久,直到寒雅瑾的双腿撑不住,内伤不断加重,寒雅瑾怀抱着盈儿的手,终于松开了一些,也只是一些。

    盈儿看着两个都是血的男人,心神一颤,再一次的对寒雅瑾说道:“寒雅瑾,是你说放我离开!”

    寒雅瑾一愣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一个愣神,寒奕琰又是一掌打在寒雅瑾的背上。

    一口浓郁的鲜血喷洒了出来。

    寒雅瑾很想对盈儿说,他后悔了,可是,他现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更是对上盈儿那双偏于淡漠的双眸,终于是再也撑不住的半跪在地上,紧紧抱着盈儿的手也是松开了。

    盈儿的身子往前倾去,落入寒奕琰的怀中。

    寒奕琰小心翼翼的抱着盈儿那软绵绵的身子,确认盈儿并没有事后,看向寒雅瑾的双眸带着浓烈的杀气。

    寒雅瑾必死!

    然而,盈儿的小手突然抓住寒奕琰的衣领,虚弱的说了一句,“带我走。”明显就是立刻马上的那种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厌恶这里,迫切的想要离开,还是想要维护寒雅瑾,让寒奕琰待她离开。

    寒奕琰看了一眼盈儿,又看了一眼寒雅瑾,最后什么都没有问的就抱着盈儿飞身离去。

    而寒雅瑾眼睁睁的看着离去的两人,终于再也忍不住的喷出了一口鲜血,然后缓缓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竹林新开的竹叶不知道为何,就这么的飘落下来,就如同秋天的树木一样,一切都走向死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