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玄书院
繁体版

第829章 恶心

    可是,不知道为什么,西门妖羽感觉自己周边是凉飕飕的,自己的屁股也是一阵刺痛,有种被针扎的感觉。

    西门妖羽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,结果就看到一双双嘲讽的眼睛。

    西门妖羽愣了一愣,这算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盯着他看?难道这是宫霓裳的计算,是打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,然后好成为他的正妻?

    呵呵,那样的话,宫霓裳就有些太高估自己了,就冲她昨晚那个模样,他都不屑娶她为妾,昨天晚上那感觉,真的是让人觉得糟糕透了,完全有一种和青楼女子在一起的感觉,没想到一直自持甚高的宫霓裳,也会这个样子!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西门妖羽的思想有一些太活跃了,才这么短短的一会儿,竟然就想了这么的多,甚至是连多看几眼周围都还没有,就想的天花乱坠的!

    终于,西门妖羽是完全睁开那双疲惫的眼睛,看了看绿色的草地,再看了看蓝蓝的天空,脸上闪过一丝不妙的神情。

    西门妖羽猛地扯紧自己身上的被子,结果被子边缘露出几截蜡黄且松弛的手臂,结合周围人嘲讽恶心的眼神,西门妖羽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,这他要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那他就不配在江湖上混了!

    西门妖羽捏紧了手心的被子,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墨水来。

    那被子下面的人感觉有一些透不过气来,一下子扯开身上的被子,顿时五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光着身子出现在众人面前,她们也只是啊了一声,然后非常淡定的穿衣服,毕竟,她们经历这种事情也是不少了,没什么觉得好害羞的,指不定因为今天这样,她们又能重新接客了!

    这没脸没皮的女人,肯定是不会有人看的上,纷纷都是一脸的恶心。

    当然了,看西门妖羽的眼神也是非常的恶心,没想到这个西门妖羽长得人模狗样的,竟然会喜欢这样的女人,啧啧啧,这隐世家族的人果然是一个比一个没出息了!

    西门妖羽在看到那一些女人的时候,终于是再也忍不住的往旁边吐,因为一个晚上没有吃东西,所以西门妖羽什么也吐不出来,能吐的也就只有那一些酸水。

    西门妖羽是恨不得把整个胃都吐出来,他怎么也没想到,昨天晚上自己竟然和这么多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做那种事情。

    这绝对比要了他的命还要让他难受!

    宫霓裳那个女人,当真是够狠的!

    至于自己为什么突然中招,西门妖羽也猜到了,他完全没想到,宫霓裳竟然会忍着恶心,亲自喂他毒药!

    这个女人!

    西门妖羽额头上的青筋不断地凸起,看的人觉得甚是可怕,就怕这个男人一个承受不住,直接吐血而亡了!

    西门妖羽确实是气的吐血了,那鲜血是一口又一口的吐,跟不要钱似得,只是,他没能晕死过去,这完全是因为那份恨意支撑着他,他一定要亲自报仇,那个该死的女人,竟然敢耍他!

    宫霓裳那个女人,肯定在某个地方看他的笑话!

    西门妖羽快速穿上自己的衣服,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他已经承受不住这些人的目光了,他想要逃离!

    可是,他竟然全身酸软不已,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,而且,他还完全走不了,那些女人穿好了衣服,竟然巴巴的凑到西门妖羽面前,有抱腿,也有抱胳膊的,一副你必须对我们负责的样子!

    西门妖羽看着那一张张丑陋的脸,顿时又吐了起来,他现在恨不得把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杀了,可是,他根本就是有心无力,就连挣脱这些女人的力气都没有!

    宫霓裳,他一定要杀了那个女人!

    经历了这件事,西门妖羽是不可能再对宫霓裳有什么好感了,他现在除了想杀了宫霓裳,还想狠狠的羞辱一下她!

    “少主。”西门家族的二长老突然出现在人群之中,将这些围观的人赶走后,是一脸尴尬的站在西门妖羽面前。

    他是真没脸见西门妖羽,就算他知道西门妖羽是中了毒,可是,也没必要这么的分不清人吧,分不清人也就算了,难不成还分不清男人和女人吗?!

    西门妖羽冷冷的扫了眼西门家族二长老,可是西门家族二长老这个神情算怎么回事,难不成他还强了他不成!然后西门妖羽又想到昨晚的事情,直接是又吐了起来!

    “还不把这些女人处理了!”西门妖羽忍着呕吐,对着西门家族二长老喝道。

    那西门家族二长老赶紧将那些女人拉开,得到自由的西门妖羽,抽出西门家族二长老的佩剑,就要砍死那些女人,结果就被夏以若给制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西门家族的人是这样忘恩负义的小人,人家昨夜刚救了你,今天就要冤死剑下,这西门家族的人品当真是让人不得不怀疑啊!”夏以若这套说辞可让西门家族的人完全没办法反驳,一旦反驳了,他们少主就要娶了这些又老又丑的女人,一旦不反驳,那他们就成了忘恩负义之徒,怕是没有资格一起去寻宝了!

    试想一下,谁愿意和忘恩负义的人去寻宝,跟这种人一起去寻宝,指不定会在拿到宝藏的时候,直接将他们都杀掉了!

    不管是隐世家族的人,还是大陆的人,都是不会同意的,这样他们就会逼着他们家族拿出那块藏宝图了!

    西门妖羽阴狠的盯着夏以若,凤祁公子这落井下石的事情他记住了,他一定会让凤祁公子付出相应的代价!

    原本这只是他和宫霓裳的事情,可是,这个凤祁公子硬生生的插了进来,只能说,宫霓裳和凤祁公子有交情,而且交情很不浅,否则凤祁公子又怎么可能替宫霓裳这个女人出头,不惜和他们隐世家族作对!

    “娶!怎么不娶!”西门妖羽忍着恶心,咬牙切齿到,这可让那些等死的老女人一阵激动,就差再给西门妖羽一个吻了,当然了,为了她们的小命着想,还是不要的好!

    “呵呵,等有空本公子会亲自去瞧瞧这些女人,顺便给这些女人看看病!”夏以若笑的无比邪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