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玄书院
繁体版

第842章 和第二重人格的对话

    君司煜这么的不客气,可惹毛了君衍沧,君衍沧一脚就踹了过去,君司煜竟然是生生的受了这一脚。

    “能被自家哥哥打,真是舒服。”君司煜一脸的享受,与刚才的嗜血完全不同,可让花玥樱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夏以若一直都知道这个人格的君司煜是很欠揍的,可是,没想到欠揍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该解释一下么?”夏以若挑了挑眉,看着一片狼藉的树林。

    长孙二长老那边是逃走了一个三长老,而那四长老已经死在了长孙二长老的剑下,长孙二长老一脸木讷的站在那尸体旁边,也不知道还要做什么,这就好像一个一直接受命令的机器人,突然没有了主人的命令,而有一些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长孙二长老啊……

    夏以若猛的看向君司煜,君司煜也不闪躲,“女人,不是正如你所见,我控制了他呗。”

    “叫皇嫂!”君衍沧声音带着一股威压,直接压在了君司煜的头顶。

    君司煜想要反抗,可是发现自己根本就反抗不了,这才不满的开口,“皇嫂!”

    花玥樱再次惊呆就,这还是刚才那个嗜血的魔鬼吗?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听话,这么好说话了?!

    花玥樱哪里知道,君司煜之所以这么乖乖听话,那完全是被逼的。

    君司煜看向夏以若的眼神是带着一丝的愤恨,自从这个女人出现后,他哥哥就没有对他好过,从来都是非打即骂,他只要有一丝对夏以若不敬的地方,君衍沧就会各种揍他。

    他咋的就这么委屈呢?他好歹也是心灵受过重创,需要哥哥好好疼爱的弟弟呀!

    夏以若心满意足的笑了,“你怎么会摄魂术的?”夏以若自己都不怎么会,可是,这个从来没有学过的男人竟然会,这就让夏以若有一些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自学的呗。”难得这一重人格的君司煜能够好好的和他们说话,夏以若当然是要多问一些了,不然哪一次出来不是对她喊打喊杀的。

    夏以若嘴角微抽,果然君衍沧家族的基因就是强,不管什么,自学一下,就能够小有所成,那要是有人指点一下,岂不是要逆天了?

    “刚才可是他让你出来的?”夏以若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呗,那个怂货打不过人家,又想要保护自己的女人,我只能出来帮他咯。”君司煜漫不经心的说着。

    花玥樱在一旁是越听越糊涂了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怎么感觉这君司煜身体里面有两个灵魂,一个灵魂改要比另一个灵魂强大?

    “就你打的过?”夏以若不屑的开口,这一重人格的君司煜之所以能打的过人家,那完全是因为这一重人格的君司煜有着可怕的气场,还有不要命的打法,否则,就君司煜一个人,怎么可能打的过三个长老级别的人!

    君司煜顿时就怒了,用那双桃花眼不断瞪着夏以若,一副他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然而,这火焰还没燃起来,却被君衍沧一巴掌给打懵逼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回去了。”君衍沧撇了眼君司煜。

    君司煜顿感委屈,那双带着些许血红的双眸瞪着君衍沧,“你们果然都不喜欢我,都只喜欢他!”

    完了,情绪有一些不稳定了!

    夏以若狠狠的剜了眼君衍沧,这男人会不会说话,要是把现在的君司煜逼急了,以后变得不安分可怎么办。

    然而,君衍沧却又开口威胁道:“别逼的我杀了你!”君衍沧眸中闪烁着森冷的杀气。

    可是,君司煜却笑了,笑的无比的邪魅,“你果然还是喜欢我的,那我以后和他商量商量,可不可以轮流着出来。”君衍沧没有杀他,那就说明君衍沧还是喜欢他的,他也不贪心,不会把君衍沧的爱全部要到,他也会分给那个弱弱的君司煜呢,反正他们都是君衍沧的弟弟嘛!

    君司煜这句话让夏以若有一些头疼,经常轮流着出来?她可不想天天跟着一个阴晴不定的男人交流啊,君司煜这个性格其实也还算好的,只是身上煞气会比较重一些,脾气比较不好控制一些,动不动就想杀人,其他的,都还算好说……

    君衍沧凉凉的看了眼君司煜,君司煜就兴高采烈的闭上眼睛了,他打算把身体还给那个弱弱的君司煜了,反正他想出来的时候,还可以找那个弱弱的君司煜商量的呢!

    等君司煜再次睁眼的时候,那双眸子已经完全转变了一种情绪,可是还没等君司煜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就被君衍沧一脚踹倒在地,“弱鸡,还要让别人出来帮你!”君衍沧的语气很不好,晾是谁被人从温暖的被窝里挖出来,也是很想踹他一脚的吧!

    暗处鼻青脸肿的君一也很想上去踹君司煜一脚的,都是这个男人弱,害的他去通知主上的时候,被主上暴打了一顿,可是,他好委屈啊,为什么每一次猜拳输掉的人都是他啊!

    君司煜被君衍沧踹的莫名其妙,可是,在看到同样倒在地上起不来的花玥樱,顿时就紧张了起来,“樱樱,你怎么样了?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?”

    花玥樱在君司煜靠近她的时候,下意识的避开了君司煜的双手,她怕这个男人又突然抓狂起来,把她掐的直接去见阎王了。

    君司煜双手一僵,脑海中闪过几个画面,然后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,低声咒骂道:“该死的,不是跟你说了不要伤害我的女人吗?!”

    花玥樱一听君司煜这么说,以为君司煜是在玩她,顿时就怒吼道:“君司煜,我没空在这看你表演节目,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了,你给我滚!”

    君司煜的身子猛的一僵,不可思议的看着突然厌恶看着他的花玥樱。

    花玥樱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,对着夏以若跪下磕头,“请你救救水璃镜!”

    夏以若看着这个刚骂过君司煜,转头又来求她的女人,那是一脸的复杂,这个女人不是应该讨好一下君司煜,然后顺理成章的让她替他们治伤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