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玄书院
繁体版

第857章 纳兰旋墨?

    王姣可能是因为太过急切,以至于牵动了伤口,嘴角猛的吐出了一口鲜血,可是,王姣并不急着擦去那鲜血,而是继续看向夏墨风,哭道:“墨哥哥,你不要不理姣姣,呜呜呜,姣姣知道错了!”

    夏墨风眉头微皱,周围这议论之声明显的开始了转变,如果再放任这个女人哭下去,只怕会影响到夏以玉的名声了!

    “够了,王姣,你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,我也没我什么可以原谅你,你还是好好养伤去吧!”说着,夏墨风就招呼一个大夫过来,让他带王姣下去医治伤口。

    “不,墨哥哥,我不走!”王姣不断的挣扎,可是,那个大夫直接让王姣睡了过去,没想到这个女人受了这么重的伤,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折腾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见主角都已经下去了,也就没有什么好八卦的了,当然了,对于夏墨风的处理方法,他们也是非常赞同的,毕竟这个女人是别人的未婚妻,夏墨风能够这么仁至义尽的让人给她看病,已经是非常的好了!

    纳兰旋纹更是想要趁乱逃跑,可是却被夏墨风逮住了,直接是一脚踩在纳兰旋纹的身上,“纳兰旋纹,你这是想要去哪里?!你可别忘了,你还有赌约还没完成呢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顿时也跟着起哄,可不是嘛,还有那走去的赌注还没实现呢,当然了,这种男人就应该得到更重的惩罚!

    “纳兰旋墨,你别太过分了!”纳兰旋纹一时间爬不起来,恶狠狠的转头对着上方的夏墨风叫道。

    纳兰旋墨?

    所有人都懵逼了,他们没有记错的话,这个男人应该是叫夏墨风,是音刹阁的阁主!

    这纳兰旋墨又是什么情况!

    纳兰……

    被夏墨风踩在地上的男人不正是姓纳兰么?

    可是,武林盟主纳兰德不是只有一个儿子么?这夏墨风究竟是什么人呢?

    “过分?纳兰旋纹,这白纸黑字可是写的清清楚楚的,难不成你是想抵赖不成?!”夏墨风抽出那张印上纳兰旋纹指纹的契约,身上散发着冷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纳兰旋墨,你别拿这张纸来要挟我,我如今就是违约了又如何,难不成你还想杀了你的亲弟弟么!”这个时候,纳兰旋纹是不得不说出夏墨风的真实身份了,否则,自己可能真的会被夏墨风给灭了不可。

    一旦说出夏墨风的身份,介于这里这么多人,夏墨风也一定不敢对他做什么!

    纳兰旋纹想的确实是很好,周围的人也确实都震惊了,他们完全没有想到,这音刹阁阁主竟然是武林盟主的儿子!

    “天呐,我想起来了,武林盟主确实是有两个儿子,只不过那个正室所生的儿子不是得了怪病,早就已经死了么?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,我也突然想起来了,几年前武林盟主确实提起过,自己的大儿子得了怪病,已经死了。”又有人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武林盟主的儿子不但没有死,还有了如今这样的身份地位!”有人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一个武林盟主的高贵地位也就算了,竟然还有一个江湖第三势力的音刹阁,这纳兰家族,怕是又要崛起了!”有人嫉妒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真是让人羡慕啊!”

    听到周围人的评论,夏以玉非常担忧的看向夏墨风,当然了,夏以玉心中非常的愤怒,那小手不断的握紧,她没想到自己的墨风哥哥小时候受了这么多的苦,当初纳兰德以为自己的儿子死了,竟然也不曾有任何的操办,而是随口对别人提一句死了,哪怕是自己养的一条狗,都不会受到如此的对待!

    那个纳兰德,如果让她遇到了,夏以玉一定要毒的他怀疑人生!

    夏墨风对夏以玉轻轻一笑,完全没有被这些讨论声所影响,在被赶出去的那些年,他听的还少吗?他早就已经习惯了,更是对那一家人没有半分的感情,再次见面,只是一个路人!

    夏以玉握紧了夏墨风的手,想要递给夏墨风足够的温暖。

    “纳兰旋纹,我叫夏墨风,与你是八竿子打不着,你这攀龙附凤的心思,未免也太粗鄙了吧!”夏墨风丝毫没有因为纳兰旋纹的话而动容,依旧冷漠的看着脚下的纳兰旋纹。

    “纳兰旋墨,你不认我这个弟弟,难道还不认爹娘吗?!”纳兰旋纹是完全没有想到,夏墨风竟然会完全不顾及这份感情。

    夏墨风脸色是越发的冷漠起来,“纳兰旋纹,你听好了,我叫夏墨风,和你,还有你爹娘没有半点关系!你如果记不住也没关系,我可以让你接下来记忆深刻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莫名的感觉一阵寒风吹过,他们有一些不理解现在的情况,为什么纳兰旋纹一直说夏以若是纳兰旋墨,可是,夏墨风却一点也不愿意承认,这天下哪有人不认父母的啊,就算多大的仇恨,也没有说不认父母和家的啊!

    当然了,他们也只有在心里嘀咕着,那夏墨风身上杀气非常凌厉,他们可不想凑上去!

    夏墨风从怀中抽出一把精致的匕首,一边把玩着,一边说道:“听说你很喜欢玩匕首?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,纳兰旋墨,我警告你……啊!”纳兰旋纹话还没说完,手上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疼。

    等看清楚是什么情况时,纳兰旋纹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起来。

    那匕首竟然直接切断了他的小拇指,正插在地面上,泛着阵阵寒光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是记不住啊!”夏墨风一下子抽回那根匕首,摸着那依旧寒光闪闪的匕首,让人惊叹的是,那匕首上面竟然一滴血都没有!

    纳兰旋纹嘴唇不断地哆嗦着,看着自己跟前的断指,眼中迸发着浓烈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纳兰旋墨,我不会放过……啊!”又是一声惨叫声,让周围的人都禁不住的抖动身子,为什么他们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很可怕!

    明明这几天的接触,怎么都觉得夏墨风是一个正义凛然的君子,绝对不会这般狠绝的对一个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