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玄书院
繁体版

第870章 中毒!

    夏以若哪里想的那么多,她不过是想要以毒攻毒而已,希望自己给的药能够与王鳴下的情毒相持横,这样才可能都解了他们两个人身上的毒!

    不得不说,尉迟墨和无情也是幸运的,因为夏以若身上刚好有一瓶这样的药。

    但是,她可以说,自己有这个药完全是意外么?

    夏以若无力吐槽了,狼狈的抱着自己的身体,艰难的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。

    就在夏以若快承受不住的时候,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,夏以若再也忍不住的亲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是君衍沧的气息!

    只是,君衍沧的样子明显的不对劲,显然也是中了和夏以若一样的毒。

    君衍沧原本是去追杀王鳴的,一个王鳴,他完全不放在眼里,原本取了王鳴的血,君衍沧就想要离开了,可是,他没想到王鳴竟然大笑起来,告诉他等他回去的时候,凤祁公子将会是别人的!

    君衍沧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,恨不得一掌打死王鳴,可是,怕会连累了夏以若,君衍沧生生的忍住了,可想而知,君衍沧那心里是有多窝火!

    等到君衍沧离开后,王鳴才吐了一口鲜血出来,他完全没想到,这两个人竟然这么的难搞,不但他的子蛊没有完全控制住凤祁公子,就是自己也这么快被君衍沧抓到重伤了!

    看来,自己的金蛊怕是要修养一段时间了!

    君衍沧刚离开没多久,就感觉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,就猜到自己怕是被王鳴给下毒了!

    虽然君衍沧是百毒不侵,但是,对于春药这种算不上毒的药,也是有一些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君衍沧想要将这春药逼出体外,可是,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逼出来,反倒会让自己的身子更加难受起来!

    君衍沧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一定要回到夏以若面前!

    可是,刚飞出去没多久,就被蓝伊莎拦住了,君衍沧之所以没有一下子踹飞蓝伊莎,那是因为蓝伊莎的装扮完全是夏以若的模样,而君衍沧又中了毒,神智有一些不清楚,导致差点真的将蓝伊莎认成了夏以若。

    当君衍沧一靠近蓝伊莎的时候,君衍沧就察觉自己跟前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夏以若,在蓝伊莎望着脑袋,万般期待下一脚踹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衍沧的神智越来越不清晰,他也不敢有任何的停留,当即就飞向自己的院子,然后快速锁定夏以若!

    这一夜,注定是无眠之夜,那隐世家族的人,也注定不会安然无恙的度过今夜了!

    竟然敢联合算计君衍沧和夏以若,他们怕是嫌命活的太长了!

    君司煜当即就带人杀了过去,隐世家族的人愤愤不平,说凤祁公子不是答应他们,在青云山庄里面,一定会护得他们的周全吗?

    君司煜当即就冷笑出声,“已经过了午夜!凤祁公子护的,只是你们七天时间而已!”然后,一场厮杀在午夜发动起来。

    隐世家族人的脸是气的一会青一会白的,他们还能说什么?杀呗,怎么也得替他们主子杀出一条血路啊!

    西门妖羽恨恨的看着追杀他们之间的宫霓裳,这两天他完全是吃不下睡不着的,他恨不得把宫霓裳抓过来好好羞辱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,西门妖羽都吐的身子虚弱,就连床都爬不起来,怎么可能找的了宫霓裳算账。

    所以,西门妖羽非常的憋屈,憋屈的他很想拿条绳子吊死算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可以从床上爬起来了,结果竟然又要被这一些卑鄙无耻的人追杀,西门妖羽气的是差点吐血三升了。

    西门妖羽非常怀疑,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不是被人杀死,而是被气死的!

    宫霓裳和段凌枫一起联手和西门妖羽打起来了,他们恨不得西门妖羽大卸八块了,看着西门妖羽这脸色苍白的模样,宫霓裳心里可算解了一口气,但是,这样还不够,她还要让西门妖羽多受一段时间的罪,然后再杀了西门妖羽!

    当然了,宫霓裳更希望西门妖羽可以是被气死或则恶心死的,可惜西门妖羽的心智还是不错的,到底还是挺了下来。

    蓝族二长老看着身边一个一个长老的倒下去,脸色可谓难看,蓝伊莎和王鳴究竟是做了什么,竟然让凤祁公子这样的赶尽杀绝!

    等逃出青云山庄后,他们一定要和族长反馈一下,再这样下去,整个隐世家族都会被这两个任性妄为的人给拖累垮掉的!

    “王家主,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不使用你那神秘的力量吗?”蓝族二长老看着一旁同样在打斗的王鳴叫道。

    王鳴冷哼了一声,先不说他的金蛊受伤了,他就是使用金蛊,只怕也不会落得什么好处!

    大规模的使用金蛊,可是会让他身子变得无比虚弱,更何况,他的金蛊还并没有完全的进化成功,这个时候用这力量,只怕他又要闭关许久了!

    到时候他将所有人都救了出去,这些人又反过头来咬他一口,他岂不是要死不瞑目了?!

    所以王鳴当即就讥讽道:“呵呵,蓝二长老,你怎么不动用你的保命符!哈哈,你们就守着那所谓的保命符吧,本家主可就不奉陪了!”说完,王鳴就突破了一个口子,纵身一跃,离开了这片战场。

    君司煜只是冷冷的看了眼王鳴离去的方向,也没有让人去追他,夏以若曾说过,最好不要和王鳴对战在一起,因为怕会有很多未知的情况!

    君司煜看着在人群里面骂骂咧咧的其他人,嘴角露出嘲讽的笑,像这一群贪生怕死的老家伙,注定是成不了什么气候,竟然还肖想着整个大陆,也不看看自己得到大陆以后,还有没有多余的命来享受!

    不过,君司煜想到王鳴离开之前说的话,这隐世家族的人怕是都有一张底牌,而这个底牌,怕会让他们损失惨重!

    可是,他也想要试探出这些人到底有怎样的底牌,才会这样毫无畏惧的站在这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