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玄书院
繁体版

第927章 回家了

    夏以若等人回到启天国的京城,已经是一个月多后的事情了,实在是因为这一路上不但要照顾怀孕的夏以若,还要照顾生病的南涟蜜,也所幸这段时间没有发生什么大事,京城那边也是安然无恙的,否则这个速度,非得死人不可!

    夏以若躺在自己的床上,那个舒畅啊,虽然她的马车很高大上,这一路上都没怎么颠簸,但是,多多少少还是会震动,以至于夏以若睡觉都睡的不安稳,如今躺在这舒适的床上,别提有多开心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刚才在马车里面睡的刚醒,夏以若现在也完全不困,躺了一会,就又从床上起来,走到一旁在看最近下面人传递上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夏以若正想抱住君衍沧的腰肢,突然,“扣扣扣。”一声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君衍沧脸上闪过不悦的神情,夏以若呵呵一笑,在君衍沧脸上印了一个吻,这才开口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夏墨风看了眼满脸阴沉的君衍沧,心里咯噔了一下,他这是又打扰到这两个人恩爱了么?

    天呐,他怎么就学不乖,明知道这两个人刚回来,是要好好温存一下的,他怎么这么没眼力劲的凑上来呢?

    “咳咳,以若姐,这是贤儿传回来的书信,说慕梓汐和赫连渊凛已经在来启天国的路上。”夏墨风轻咳了一声说道,好在他说的内容是很有用的,可以将君衍沧对他的不满减少些许。

    夏以若眸子猛的一亮,“快,拿过来。”要不是因为自己怀有身孕,夏以若非得飞奔过去不可。

    夏墨风赶紧走上前来,将书信递给夏以若,夏以若匆匆打开那书信,快速浏览了一遍,顿时眉眼都染上了笑意。

    这看的君衍沧心里又是欢喜又是自责,他知道自己的病情一直都是夏以若心头的一块石头,压的夏以若一直都没能安心下来,如今好不容易可以救治,夏以若才终于露出舒心的笑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没想到慕梓汐一回来就惹了上一朵大桃花,也难怪赫连渊凛要起兵攻打拓拔国,这赫连渊凛也是很干啊,在听到慕梓汐要大婚,竟然单枪匹马杀进拓拔国,好在这最后的结局也是好的,唔,算起来,慕梓汐和赫连渊凛已经是到启天国境内了。”夏以若眼眸带笑,这样的结果自然是欢喜的,毕竟,慕梓汐和赫连渊凛这两个人,都太苦了,能够这样圆满的在一起,真的是非常的好了。

    夏以若抬头看向夏墨风说道:“让人去接他们。”最后这紧要关头,夏以若可不想出现什么意外,毕竟,君衍沧的时间也不多了!

    “是!”夏墨风正色道,他也知道慕梓汐对夏以若的重要性,所以这一次也是派出很多的人前去接应。

    而夏以若则是满心欢喜的看着君衍沧,感觉再也没有什么比这还要开心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傻瓜。”君衍沧将夏以若抱在怀中,夏以若双手搭在君衍沧的肩膀上,脸上始终挂着笑容。

    这笑也感染了君衍沧,连带着君衍沧嘴角也是挂着愉悦的笑。

    夏以若很快就被君衍沧那深邃而又深情的眸子给看的不好意思起来,果然还是招架不住这样的深情啊。

    夏以若别扭的转过头,然后就看到书桌上的那一些书信,夏以若好奇的拿起来看,“隐世家族的人竟然还不死心。”原来在夏以若不知道的时候,君衍沧竟然为爹娘挡下了这么多的杀手。

    “那夏茂林这么的想找死啊!”夏以若眸中闪过一丝寒芒,如果不是因为夏茂林被几大家族,还有灵卫保护的非常好,她非要让人将他提出来大卸八块了!

    那夏茂林也是一个聪明人,知道自己是不能够露面,否则不但身份很可能会暴露出来,就连性命都会有危险,所以那夏茂林就一直都缩在乌龟壳里,连个面都不敢露出来,然后又心觉得不甘,在背地里面做各种小动作。

    而那隐世家族的人,自然是服从的了,先不说夏茂林的“皇族后裔”身份让他们不得不遵从,就是夏茂林是开启宝藏的关键这一点,都让他们会对夏茂林言听计从的了,只不过是替夏茂林报复而已,他们替夏茂林达成目的的同时,还能替自己清除一个心头大患,更何况,出力最多的可不是他们,而是灵卫啊,那灵卫的实力,当真是让他们又忌惮又觊觎啊!

    “看来夏茂林太舒适了一些......”夏以若扯起一抹冷笑,那就让他在隐世家族那里过得“舒适”一些吧!

    “为夫很乐意为娘子代劳。”君衍沧将夏以若耳畔的头发,别在了耳后,温热的气息吐在那白嫩的耳朵上,然后心满意足的看着那渐渐变得粉红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说话就说话,哪来那么多的动作。”夏以若娇嗔了一声,然后惊慌失措的从君衍沧怀中出来,临走时,还不忘瞪一眼君衍沧。

    夏以若从房间出来后,就看到手牵着手而来的君司煜和花玥樱,还没暧昧的笑一下,花玥樱就羞涩的抽出自己的手,这惹的君司煜哀怨的看了眼夏以若。

    夏以若白了眼君司煜,这还能怪她的?更何况,这么久不见,这个男人就是这个态度的啊,真的是讨打啊!

    不过,看花玥樱的脸色,明显好了很多,相信再过不久,身子就完全的好了,到时候就是想生多少个宝宝,都是没有问题的了!

    花玥樱对夏以若满满的都是感激,因为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没有那么的冰冷,月事也来得越来越稳了,这让花玥樱又是惊喜又是激动的。

    花玥樱每次想到自己可以为君司煜生宝宝的时候,就是一脸的羞涩,可是,下一秒,她又会变得非常惆怅,因为她与君司煜之间没有任何的名分,不知道是君司煜后悔了,还是觉得她不配成为他的皇后……

    夏以若是个女人,又因为怀孕而变得非常敏感,所以很快就猜到花玥樱这郁郁寡欢是怎么回事,看来什么时候得提醒一下君司煜,省的到时候美人跑了,他哭都没地方哭了。